快捷搜索:

宁波男子高位截瘫18年 是爱让他重拾生活的小美

中国宁波网记者 张子琪 通讯员 邬维维

马晓斌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台式电脑上的新闻,高位截瘫的他,时时抬起右臂用小拇指侧背在手机屏上迟钝地“敲”着字。

窗台边,妻子毛芹抱着猫咪,和他聊着家常。

房间里,粉色床单铺得齐整,被子叠成豆腐块,阳光洒满屋内,阳台上各色花开得正艳,蒜苗绿油油的。

宁静、美好的家,曾见证这这对伉俪俩崩溃烦躁的阴霾韶光。

十八年前,2002年9月的一个夜晚,宁波姚江边还没那么多灯光秀,惨淡的路灯下,姚江露出一些峻峭的礁石,马晓斌走在江边,看到一对伉俪正在江边争吵,男方情绪掉控,一会儿跳江了。

“哎,不要啊!”听到水声,江边的马晓斌没有任何斟酌,三步并作两步飞奔向江边,一个猛子扎到水里,想救起跳江者。

一进入冰水中,他瞬间没了意识,等醒来时就是在病院的病床上。

“你脊柱受损,头部以下三分之二都瘫痪了。”当时,哭成泪人的妻子奉告他,他跳进江里救人时,头撞到了石块。

“刚开始,我们俩哭了两三年,才挺过来。”阳光洒进屋里,毛芹穿戴灰色T恤,笑着提及那段“阴霾”韶光,马晓斌在病院住院2、3个月后,回到家中养病。

为了全心照应丈夫,毛芹将当时才7岁的女儿送到乡下外婆家,直到读到小学五年级才把她接回家中。

毛芹天天早上7点多出门买菜、做饭,9点多给丈夫做满身推拿、翻身、腿部胳膊拉直屈伸、洗脸、刷牙、喂饭,然后做家务,做午饭,再推拿、做晚饭……家中所有工作做完后,经常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最难的,是将马晓斌背扶下床。105斤的毛芹,要将100多斤的马晓斌从床上或抱、或背、或扶,移到沙发上坐着、靠着,天天如斯。

如今,借助网上买来的移位机,毛芹比曩昔省力些,“坐沙发上,他方便看电脑、看窗外街道阳台,也不会总躺着感觉抑郁。”

除此以外,每隔个把月,马晓斌都要到病院复查,替换导尿管。之前住的老屋子没有电梯,家住五楼,瘦削的毛芹要设法主见子将马晓斌或背、或抬下楼。为了削减去病院的“麻烦”,毛芹还自学医护技术,如今她可以纯熟地帮丈夫替换导尿管、通便等。

“她就像个陀螺,天天不绝地转,都是些细碎的工作,很费力。”马晓斌说,“她家里单位两点一线,买菜照料护士。我天天一点一线,一动不动。”

在药房事情的她,事情做一休一,早上7点上班,晚上9点放工。她和婆婆轮流照应马晓斌,一人一天,“我的生活很充足,很繁忙。”

翻身、推拿、背丈夫下楼,都是力气活。十八年来,如斯一遍遍重复,她没有涓滴怨言。

在毛芹的笑颜中,已看不见当时的不易,但常年照料丈夫的重担,在她瘦削的身段上留下了抹不去的伤痛。“现在腰不好,时时时会腰疼,也不能多走路,要不是腰痛、腿麻,迈不开步子。”

键盘上打字,马晓斌靠一指弹,手指无力地弯曲着,用大年夜臂精准节制,靠着指节的硬度,一键一键敲出字母。

“我打字对照慢,但已经异常好了。”马晓斌说,现在打字不必要像之前一样戴“纸套”。之前,毛芹为了让丈夫打字更方便,用纸卷成纸套,戴在指尖,敲键盘。

由于经久在家,娱乐活动对照少,马晓斌说,自己精神上对照单调,隔段光阴,节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为了给丈夫解闷,毛芹特意给阳台上种了30多盆花草,养了一只猫,“不在乎什么名种名品,只要天天都在变更就好,能长高着花,出点绿色、血色,给他看看变更,解解闷。”毛芹说,猫咪叫“皮皮”,是那种人一叫它,就会跑到跟前蹭蹭你,给人摸的乖巧脾气,“这猫还能抓苍蝇,困了会在他身边打盹儿。”

马晓斌这一病,家中经济支柱倒了,毛芹用自己瘦削的身躯撑起了全部家。社会各界的爱心帮这个家庭度过了最难熬的韶光,宁波各地的自愿者纷繁捐款捐物,更有宁波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十几年如一日的帮扶。

2004年的春节,他迎来了家里的第一位陌生客人——宁波市公安局网安支队的事情职员,同道愿者们一路捐款捐物,和马晓斌谈天,教他打字上网。

网安支队的支队长换了一届又一届,但每年过年来老马家慰问,成了常年的常规。

2018年2月,马晓斌坐着他特制的座椅从家赶来宁波市公安局网安支队,献上一壁锦旗。

当时的网安支队支队长盛情约请马晓斌来看看网安支队和全部公安大年夜情况,许久没有出门的马晓斌早早地就出了门,网安支队懂得到了马晓斌今朝没有事情时,立即约请他加入网安收集自愿者的大年夜家庭,介入举报网上发明的违法犯罪线索,传播社会正能量。

自此,除了上网看新闻,马晓斌更是把稳着网上宁波生活的点滴,成为一名“收集卫士”。“他们每年都过来帮我,我心里不停把他们算作亲人。”

"安全便是福,另外的都是浮云。现在最怕生病、手术,只要安全生活就好了。”马晓斌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